首页 异界 第40章 我在这儿等你【二更求收】

第40章 我在这儿等你【二更求收】

    “还敢跑?死丫头,看老子今天不揍死你的!”

  他一手揪住了沈若兰,一手攥起了拳头,抡起来就要打沈若兰。

  倏的

  一道寒光闪过,锋利的剔骨尖刀像一道破空而来的闪电似的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狠狠的插进汉子的胸膛。

  瞬间,空气凝滞了。

  汉子缓缓的低下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尖刀,惊愕得连拳头都忘记放下了。

  沈若兰眼中漾出笑意。

  很好,一切顺利。

  她早就算出汉子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会洋洋得意,放松警惕,也算出他追上自己会殴打自己,更算准了他攻击自己时,就是她反击的最佳时机。  

  这一刀,她是奔着要他命下的手。

  汉子必须死。

  他若不死,死的一个就必定是她,她已经认识他了,他又怎么可能留下活口给自己留下后患?再者,她捅他一刀,必然会激起他得愤怒,所以,她若不杀死他,他也一定会杀死自己。

  既然是这样,那就让他去死好了!

  只是

  她算准了开头,却没算出结局。

  汉子回了神,脸上的懵逼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,他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儿,将那把剔骨尖刀夺到手里,从被戳破的大襟摸出一个油纸包掷在地上,里面竟是两张在县城买的发面糖饼。

  沈若兰的刀子,是扎在了厚厚的棉衣和厚厚的发面饼上,汉子只是被刀尖儿刮到了一点儿皮。

  “呵呵,小贱人,敢算计老子?活腻歪了是不是?”

  被激怒了的汉子抬起脚丫子,一脚将沈若兰踹倒在地,沈若兰纵然有武功,奈何身上没一点儿力气,就那么轻易地被人踢倒了。

  摔倒后,汉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嘴里骂滋滋的,持刀向沈若兰胸口捅去,“小贱人,这是你自己找死,怨不得老子了!”

  眼见着刀子捅下来,沈若兰大骇,急忙向一边儿翻滚,堪堪的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。

  汉子一刀不中,上前一步狠狠的踩住了沈若兰得肚子,弯腰再次向沈若兰捅下来。

  沈若兰见势不妙,正要掏出砚台砸过去,忽然不知从哪冒出个黑黝黝的野兽,一口咬住了那汉子的胳膊,将他扑倒在地。

  “狼——狼啊——”

  汉子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,手上的刀子也飞了出去,脸上早就没了刚才的得意和威风,他手忙脚乱的跟野兽搏斗着,很快就被咬的皮肉翻飞,鲜血淋漓了。

  沈若兰惊恐地瞪大了双眼,艾玛,太吓人了,居然有狼!她记得狼是群居动物,既然有一只,就可能会有第二只、第三只……

  被这一吓,本来已经浑身瘫软的她不知又从哪来了力气,居然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捡起汉子落在地上的尖刀,撒腿向远处跑去,一口气跑出了很远很远,那速度,快得跟兔子似的。

  直到

  “咔嚓”一声响,她脚下一歪,身子‘噗通’一下栽倒下去。

  糟糕,崴脚脖子了!

  沈若兰倒在地上,感受着脚踝处传来的阵阵剧痛,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她怎么可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崴脚脖子呢?这不是擎等着让狼来吃自己吗?

  远处,还不时的传来汉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听得沈若兰头皮都麻了,这是疼成啥样?才能叫得这么惨啊?

  想想被狼撕咬吞噬得场景,一股巨大的恐惧油然而生,支撑着她爬了起来,顾不得脚脖子传来的钻心剧痛,一瘸一拐的往前跑去。

  追上来的张二勇见沈若兰脚步有异,惊讶地出声:“沈姑娘,你的脚崴了?”

  突兀的声音响起,让沈若兰一下子顿住了,她慢慢的转过头,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。

  虽然天黑,看不清那人的面容,但那魁梧健硕的身影,还有那宽厚磁性的声音,她一下子就知道来者是谁了。

  “张……大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沈若兰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在眼圈儿里打转儿了,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他,真是太好了。

  她知道,张二勇是好人,不会把自己丢在这里不管的,有他在,她肯定是得救了!

  张二勇几步上前,蹲下身子检查她的脚踝,简单的解释:“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  “等我?”

  沈若兰一脸懵逼:“这死冷寒天的?你咋不在村里等呢?跑这荒郊野外的等啥?”

  张二勇低着头,一手扶着她的脚踝,一手捏着她的鞋子,闷声道:“村里人多眼杂,怕有人看咱俩私会说闲话。”

  他是个不拘小节的男子,不怕自己怎样,一个男人,名声不名声的他不在意,只是她是个小姑娘,本来就够可怜的了,要是再被人传出闲话,往后可怎么做人啊?

  因为怕她受到影响,他才故意在她回村的必经之路等着的,免得她遭人非议。

  没想到,等了半天,等来的是两个人,他影影绰绰的看出其中的一个是岫水村偷鸡摸狗的无赖刘顺子,咋也想不通他俩为啥会在一起,因为有那个无赖在,他不便现身,但又不放心她,就一直远远的尾随着。

  果然,没多大一会儿,他就看见刘顺子对她下手了,瘦弱单薄的她被刘顺子一脚踹到在地,还扬起寒光闪闪的刀子要去杀她。

  他的腿坏了,跑不快,也来不及去救人,就忙让自己的爱犬冲上去帮她。

  后来,她像是受了惊吓,惊慌失措的跑了,他怕黑灯瞎火的她出什么事,就追过来看看,结果还真看到她出事儿了。

  ……

  “咔嚓!”

  一声清脆的骨响,沈若兰只觉得脚踝处一阵锥心的剧痛,疼得她身子一晃,差点跌倒在地。

  张二勇一抬手,稳稳的将她扶住了,关切的问:“你还好吧。”

  沈若兰张了张嘴,刚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痛苦体会,却忽然发现脚脖子不像刚才那么疼了!

  她低下头,伤脚慢慢的着了地,踩实后虽然还丝丝拉拉的疼,但已经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了。

  “哎呀,居然不疼了?张大哥,太谢谢你,你可真了不起……”沈若兰感激不已,简直是喜极而泣。

  她的脚好了,她又可以接着跑了。

  张二勇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摸了摸脑袋,呵呵笑了两声:“没啥了不起的,接个骨而已,你不疼了就好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